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高尔夫球杆企业百余员工患“白指病”:工伤之外难获民事赔偿

2023-01-05 06:05:18 2086

摘要:得知胡运良确诊白指病,不少患病工友也联系上了他。有工友出具的一份不完全统计名单显示,该公司2016年至2020年发病144人,确诊伤残等级为六级、八级。从统计数据来看,几乎每年人数呈上升趋势,2019年达到峰值47人。胡运良展示双手食指遇冷...

得知胡运良确诊白指病,不少患病工友也联系上了他。有工友出具的一份不完全统计名单显示,该公司2016年至2020年发病144人,确诊伤残等级为六级、八级。从统计数据来看,几乎每年人数呈上升趋势,2019年达到峰值47人。

胡运良展示双手食指遇冷变白症状。 受访人供图

全文6271字 阅读约12分钟

胡运良特别害怕过冬天,手指只要遇冷,就会变白,难忍的麻木和疼痛也随之而来。

四年前,胡运良被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为职业性中度手臂振动病,因为手指遇冷会发白,俗称“白指病”。病发时,他就职于广东中山广盛运动器材有限公司(下称广盛公司)从事磨光工种已八年。

中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认定,胡运良的职业病致残等级为六级。之后,他顺利拿到一次性伤残、医疗、就业补助等工伤赔偿金。

胡运良认为,公司未岗前培训且未告知工种职业危害性和防护事项导致其患病,依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除享有工伤保险外,他还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人身损害赔偿。

胡运良向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下称中山一院)诉讼请求,判令广盛公司侵犯健康权并支付残疾赔偿金等六项共计93.80万元。案件经历一审、二审裁定发回重审、一审重审,两次一审判决结果,判赔金额从47.14万元改判为1.13万元。

2021年4月,胡运良再次上诉至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被裁定为维持仅赔偿11350元的一审重审结果,而且多次催要,至今未拿到判决书,导致他无法继续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胡运良并非个案。其出具的一份《广盛公司手臂振动职业病年度不完全统计表》显示,2016年至2020年有144名工友确诊“白指病”。代理该案的律师介绍,目前涉广盛公司健康权纠纷已进入二审程序的有130余人。胡运良说大家几乎遇到同样的问题:诉求不被支持,判决书还“卡壳”了。


“全身一起抖”的磨光工作


胡运良确诊职业病前,早已有了征兆预警。

2016年1月的一天,中山少有的下了一场雨夹雪,气温骤降。胡运良骑着摩托车去参加工友的聚餐,饭桌上他脱下手套发现,双手食指都变白了,一点血丝也看不到。他赶忙倒上一杯开水暖手,但半天也没有知觉。

他倒腾着双手自言自语“我这手是怎么了?”工友们你一言他一语经验之谈:磨光抖的,所以没知觉。

磨光即抛光,正是胡运良在广盛公司的工作。

天眼查显示,广盛公司创建于1992年3月,注册资本4090万美元,参保人数4383人,经营范围涉及生产经营高尔夫球杆头及配件产品。

2009年8月,刚入职的胡运良被分配到公司高尔夫球杆头(下称球头)铸造车间。因为自觉不适应车间高温环境,工作两年后,胡运良调到了工资、福利待遇更好的磨光生产线。

整个研磨工序,需要工人双手拿紧球头送到高速转动的大型研磨机砂带上,对球头不同部位分别进行粗磨、细磨,再精磨。球头经过流水线被研磨成镜面一样光亮。胡运良说研磨中球头跳动,拿不稳就容易磨出残次品。所以工人必须将全身力量通过小臂传导到手,以此固定球头,“机器运转起来,从头到脚跟着一起颤抖。”

磨光生产线加班是常有的事,胡运良说有时加班到夜里9点下班,回家吃饭,双手麻木得都拿不稳筷子。但这并未引起胡运良的警觉,因为广东中山即便在冬季,气温也不低,手指并不常出现明显症状。

在胡运良记忆中,2017年有工人私下传言,公司里早就有人出现手指变白症状,而且诊断是手臂振动病。他的症状跟传言中一样,他想找发病工友了解情况,但广盛公司下设三个分厂几千名工人,多次寻人无果。

有一天,他从工友那里得到消息,深圳有一名社工会来给大家义务普及职业病预防知识。那次培训课,让他和工友对手臂振动病的发病和预防、维权有了初步认知。

公开资料显示,手臂振动病主要是长期从事手传振动作业而引起的手部末梢循环、手臂神经功能障碍为主的疾病。患者早期表现为手麻、手痛等症状,严重者出现白指,甚至导致全手出现发白症状。2013年12月,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四部门发布实施的《职业病分类和目录》显示,手臂振动病被列其中。

2015年3月实施的《职业性手臂振动病的诊断》标准规定,依照一年以上连续从事手传振动作业的职业史,以手部末梢循环障碍、手臂神经功能障碍和(或)骨关节肌肉损伤为主的临床表现,结合末梢循环功能、神经肌电图检查结果,参考作业环境职业卫生学资料。综合分析排除其他病因所致类似疾病,方可诊断。


没有特效药的病


授课社工说,这是一种没有特效药的病。

心里发慌的胡运良,培训课后不久就向广盛公司健康管理部申请进行职业病鉴定。公司告知他要有手指变白的相关证据,才能给其出具从事工种岗位、工作年限证明手续。

中山的冬天,每年也就那么几天降温。胡运良说,气温低就容易激发手指变白,但有时症状不是太明显,取证效果也就不好。有一天,他冷水洗手后出现了白指,赶快用手机记录下了影像资料。

2018年1月,胡运良前往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进行职业病鉴定,医生对其冷水复温检测,发现多次出现白指症状。住院期间,他还发现有好几个广盛公司员工也在查白指病。同年4月,广东职防院依照他的临床检查结果,以及《职业性手臂振动病的诊断》标准“有一年以上连续从事手传振动作业的职业史”,诊断胡运良患有职业性中度手臂振动病。

2018年4月,胡运良被鉴定为职业性中度手臂振动病。 受访人供图

一名职业病防治院的院长向新京报记者介绍,手臂振动病诊断分为轻度、中度和重度三种标准。轻度表现,白指发作累及手指尖部位,手部痛觉或关节肿胀、变形;中度症状为白指发作累及手指中间和远端指节,并伴有手部肌肉轻度萎缩;重度症状,白指发作累及多数手指的指节,甚至累及全手,严重者出现指端坏疽,甚至出现手部肌肉萎缩或手部变形。

上述院长还介绍,确诊中度、重度职业性手臂振动病的患者,依照规定,用工单位对患病职工必须调离手传振动作业岗位,防止病情继续发展。另外,日常生活中要注意保暖,防止白指被反复激发。

而手臂振动病患者赔偿涉及两个方面:一是工伤补偿,二是民事赔偿。

依照1995年1月原劳动部发布实施的《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要求,胡运良入职广盛公司工作年满五年以上,可享受六个月的医疗期。

住医治疗期间,医生告诉他这种病治疗原则应根据病情综合性治疗,平时注意手部和全身保暖,减少白指发作,目前尚无特效药治愈本病。

2018年11月22日,中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劳动能力鉴定书》显示,依照GB/T16180-2014《劳动能力鉴定 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规定,胡运良患有职业性中度手臂振动病,被鉴定劳动能力障碍程度六级。

劳动功能障碍划分为十个伤残等级,一级最重,十级最轻。六级定级原则,器官大部缺损或明显畸形,有中等功能障碍或并发症,存在一般医疗依赖,无生活自理障碍。

2018年11月,经鉴定胡运良职业病致残等级为六级。 受访人供图

得知胡运良确诊白指病,不少患病工友也联系上了他。

有工友出具的一份不完全统计名单显示,2016至2020年发病144人,伤残等级为六级、八级。从统计数据来看,几乎每年人数呈上升趋势,2019年达到峰值47人。

依照中山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作出的《工伤保险待遇处理决定书》以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胡运良经与广盛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后,他拿到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用人单位支付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等八项59.31万元。


民事赔偿“越判越少”


虽拿到工伤保险的赔付,但胡运良并不甘心:“这些钱,相当于买断了我的下半生劳动能力价值。”

胡运良是家中独子,六十多岁的父母已失去劳动能力,一双儿女正读小学和中学,生活压力很大。

工伤赔偿结束,胡运良就民事赔偿向中山一院发起诉讼。

他诉称,因入职广盛公司工作期间,长期从事手传振动作业这一职业危害因素,而罹患职业性中度手臂振动病,公司具有重大过错。所患职业病在医学上无法治愈,且未来会逐渐恶化,严重影响劳动能力,致使本人及家人遭受巨大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因工伤待遇赔偿不足以弥补所造成的损失,根据损失填平及公平原则等相关法律规定,请求法院判令广盛公司赔偿残疾赔偿金等六项93.80万元。

坚持民事赔偿诉讼的,不止胡运良一个人。他已知广盛公司至少有百余名工友,因患职业性手臂振动病向法院诉求民事赔偿。

与胡运良熟识的三位工友,患病后有的回到老家谋生,有的留任广东中山、东莞打零工。他们诉广盛公司民事赔偿案件也同样进入了二审程序。

王利涨,42岁,湖南常宁人,2018年5月鉴定为职业性中度手臂振动病,劳动能力障碍六级。从广盛公司离职后留在中山从事代驾工作。

王利涨告诉新京报记者,即便夏天开车双手也不敢吹空调,“面上看有一双健全手,但外人很难体会到我们的痛楚。遇冷,感觉血管里的血就不流了,而且关节胀痛。”

唐义,37岁,湖南湘潭人,2018年4月被鉴定出职业性中度手臂振动病。而早在2016年3月,广盛公司就曾组织他们前往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体验。“公司应该早就发现了问题,但这次体检后也未提醒工人做防护措施,直到两年后我被确诊为中度症状。”唐义说,如果不是指望这个工作待遇好,他肯定不会再从事磨光工作。

42岁的罗来前,拿到工伤赔偿后选择回到老家湖南娄底,帮助弟弟管理建筑工地。

“我们这个年龄正是干体力活的好时候,可惜一双手废了。”罗来前感慨,去年冬天冷的时候,有两次手拿不稳筷子,还是妻子给喂的饭。

患病工人罗来前展示患白指病症状。受访人供图

唐义等人的民事赔偿诉讼,也跟胡运良一样,遇到了“越判越少”的窘境。

2019年6月,中山一院判决广盛公司向胡运良支付民事赔偿47.14万元。广盛公司上诉后,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中山中院)裁定发回重审,2021年1月,中山一院重审改判广盛公司赔偿胡运良1.13万元。

胡运良不服判决结果也上诉了。他说同样的案由、同样是上述法院,以前就有判决广盛公司全额赔偿的案例,他请求同案同判。

中国裁判文书网判决书显示,2015年5月,广盛公司职工左哲明因患职业性中度手臂振动病,向中山一院诉求判令该公司支付残疾赔偿金等四项共计35.41万元。经审理查明认定,他因入职广盛公司长期从事手传振动作业,因作业环境不符合安全条件而导致其患职业病,广盛公司存在明显过错。

2016年9月、2017年9月,中山一院、中山中院两审判决结果几乎全额判赔。另一名工友张高敏诉广盛公司健康权纠纷案,该两级法院也是判决全额赔偿。

2022年11月23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左哲明了解职业病赔偿事宜,他说事情都已结束,不想再谈起此事。

工友不完全统计,2016-2020年手臂振动病发病人数144人。 受访人供图


职业性振动病不构成伤残等级?


截至目前,发病工友们多数已与广盛公司解除劳动关系,拿到工伤赔偿另谋出路,但胡运良、唐义等多位工友并未放弃民事赔偿诉讼。

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涉及广盛公司健康权纠纷案共有194份判决文书。两名代理律师介绍,目前所代理的患病职工诉广盛公司民事赔偿案,已进入法院二审程序的有130余起。

梳理判决发现,多数广盛公司与职工健康权纠纷案,争议焦点集中在伤残程度鉴定标准上:工友们认为,依照《劳动能力鉴定 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规定,他们因工致残,企业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广盛公司则认为,工伤致残等级不同于人身损害致残的等级。

在胡运良案的审理中,广盛公司辩称员工不幸患职业病,已视同工伤获得充分赔偿,企业不应再承担相应责任,请求法庭查明胡运良工伤是否构成人身损害及级别。

法院释明,此前该院审理的一起广盛公司与职工健康权纠纷,法院曾委托广东岐江司法鉴定中心,依照2016年4月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等部门发布的《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标准,对原告职业性轻度手臂振动病进行伤残程度鉴定。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职业性轻度手臂振动病不构成伤残等级。

而后,原告向法院申请要求鉴定人出庭作证。鉴定人当庭答复,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标准,无条款对应职业性手臂振动病。

一审法院认为,由于鉴定标准缺失,无法通过鉴定程序来确定胡运良的人体损伤程度,而劳动能力障碍鉴定与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鉴定又存有明显差异,两者鉴定结果不能等同。胡运良诉求依照劳动能力障碍程度计算赔偿缺乏合理性,对广盛公司明显不公平。但鉴于未能进行人体损伤鉴定,原因不可完全归咎于胡运良,且胡运良患职业病又是经济损失的实际情况。法院酌情对胡运良诉求的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减半计算,作为胡运良应得赔偿。

判决后广盛公司上诉,中山中院裁定原判认定基本事实不清发回重审。中山一院重审判决,因胡运良不能举证伤残等级鉴定结论,故不予支持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赔偿。

广盛公司外景,该公司上百位员工患上手臂震动病。受访人供图


法院正抓紧推进调解进程


2021年4月,中山中院开庭审理了胡运良上诉案,当时一起开庭审理的同类案件有20起。

胡运良上诉案开庭后已过去19个月,他至今没能拿到判决书。2021年10月11日,胡运良等人向中山中院催问判决结果,主审法官李勇源与他们沟通还作了笔录,记录了李勇源和四名诉讼当事人的沟通内容。

对于为何出现对诉求全额、减半、不支持三种不同判决的问题,李勇源答复称,判决诉求减半赔偿是经审委会讨论的。判决不支持诉求的,是本院自行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再审裁定发回中山一院重审的案件,只有58宗案件经历了此程序。目前,判决诉求减半、不支持赔偿的154宗案件已合并到一起审理,经历一审后进入二审阶段。

对于迟迟不能结案的疑问,李勇源表示,不是不结案,审委会要求本案每一阶段,都要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中山市委政法委汇报案情并等待指示意见,等待指示意见前,合议庭组织双方调解。另外,中山中院案件量也比较多,客观上也有困难。

2022年3月,患病职工到中山中院催问二审判决书。 视频截图

2022年5月,胡运良等人的代理律师曾与李勇源手机短信沟通催问判决书事宜。李勇源回复,因本案涉及150多人上诉,依照要求案件宣判前必须向上级法院和当地党委报告。目前,该院已经成功调解部分案件,正抓紧推进调解进程。

2022年11月29日,新京报记者多次电话、短信联系李勇源未果。11月30日,中山中院审判监督庭工作微信号回复新京报记者,称依照最高法院有关规定,审理中的案件,承办法官及其所在部门无权对外透露任何信息。

胡运良查询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显示,2021年12月27日他的上诉案已结案,结案标的额11350元,结案方式“维持”。

依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法院对公开、不公开审理案件,当庭宣判的应当十日内发送判决书;定期宣判的,宣判后立即发给判决书。“无论结果是好是坏都无所谓,你总应该给我个判决书吧,我才能申请再审。”胡运良说。

有患病工友认为,广盛公司不再认可民事赔偿责任,可能是患病人数大增,无力承担民事赔偿。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2015年10月,广州日报曾发布《全省新发25种职业病 “手臂振动病”赔倒一间厂》新闻,时任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副院长陈嘉斌透露,手臂振动病最早发现于东莞的几家五金加工厂,从事高尔夫球杆杆头金属件打磨的工人。职防部门调查发现100人左右的厂里70%的工人患此病。2014年广州东部的一家高尔夫产品工厂被迫关门,就是因为几十名工人发病,医疗保险赔偿大部分外,企业给每人赔偿款达到40万元,只得倒闭。

手臂振动病来袭,使广东高尔夫产品制造业受重创,目前仅深圳、中山各有一厂在生产,而病例还在持续发生。

12月4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广盛公司健康管理部王战强,了解公司采取什么措施来杜绝此类病情再发生。对方拒绝了采访请求。

胡运良说,广盛公司磨光岗位工人多人被确诊职业病后,公司也采取了相应的干预和预防措施。大型研磨机醒目位置贴上振动作业警示牌。该警示牌内容显示“振动有害”“戴防护手套”等字样。他还听说,从2019年开始,公司要求研磨岗位工人,最多干满三年就要调岗,以此来控制从事振动作业时间。

广盛公司职工陆续爆发白指病后,公司在设备上张贴振动作业警示标。 受访人供图

广盛公司的防治举措,对胡运良来讲来得有点晚,在这个冬天,他和其他患病工友,仍要忍着手指的麻木和疼痛,一边去赚钱养家,一边等待着拿到二审判决后,继续索赔。


新京报调查暗访组

编辑 | 甘浩

校对 | 翟永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