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麦田里盖别墅、洋房和高尔夫球场,18亿亩耕地红线还能守得住吗?

2023-01-05 04:57:41 969

摘要:大家好,我是乌鸦。近日,据媒体曝光,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芒种桥乡的一处麦田里,“长”出了一栋大楼。因为画面太过突兀,有毁田盖楼的嫌疑,关于这栋楼的建设是否合法,在网络引发了热议。12月18日,河南商丘虞城县委宣传部微信号“虞城发布”回应称,该...

大家好,我是乌鸦。

近日,据媒体曝光,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芒种桥乡的一处麦田里,“长”出了一栋大楼

因为画面太过突兀,有毁田盖楼的嫌疑,关于这栋楼的建设是否合法,在网络引发了热议。

12月18日,河南商丘虞城县委宣传部微信号“虞城发布”回应称,该楼房占地类型属集体建设用地,建设手续不完备,已按程序依法立案查处。

这个说明又把网友们给看懵了,看起来似乎解释了,但仔细一琢磨,似乎又啥也没解释清楚。

首先,官方的确回应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麦田里长出大楼,是不是在毁田盖楼牟利,有没有违反土地管理法规?

官方结论是,占地类型属集体建设用地,符合芒种桥乡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已纳入芒种桥乡国土空间规划,建设手续不完备。

也就是说,这块地并不是基本农田用地,而是集体建设用地,是可以拿来建房的,只是目前建房的手续还不完备而已

但是大家就又纳闷儿了,如果是集体建设用地,那么这块集体建设用地的范围到底有多大,是只有楼房那一块是集体建设用地,还是包括周围麦田在内,都是集体建设用地?

如果整片麦田都是集体建设用地,那到底是集体建设用地被用来种麦子了,还是为了盖楼把农田转为了建设用地?

这些情况都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但是官方回应里只字未提。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政策,非农业建设用地的原则是,可以利用荒地的,不得占用耕地;可以利用劣地的,不得占用好地。

可这块麦田看起来就是挺好的地,因此关于这块地是如何成为建设用地的,确实应该有人给出一个详细清楚的交代。

1

这件事之所以触及人们敏感的神经,那是因为近年来,有太多的地方把好好的耕地挪作他用,不断触碰耕地红线的例子了

大家之所以怀疑河南虞城县毁田盖楼,也不是凭空想象的,那是因为先前也有大把毁田盖楼的例子。

尤其是在部分地方乡村,侵占耕地开发房地产的现象时有发生。好好的耕地里不种庄稼,却长出了各种各样的“别墅”和“洋房”。

比如去年3月,有央视记者在河南信阳发现了不少注明为联排别墅、洋房的农村房屋,正在对外出售。这些房子面积大、价格低,每平方米的价格核算下来,仅1000多元,很多人都抢着买。

这房子为啥这么便宜呢?因为土地成本很低。在项目开发之前,这片房屋所在的区域,都是村里的耕地。

当时是按照新农村建设的名目,村里拿出了这块原本是基本农田的土地,用来进行房屋建设,后续还办理了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和土地使用证。

说白了,就是打着新农村建设的名义,占用耕地来搞房地产

但类似这样的房子,因为不符合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很多都是没有房产证的,就连房屋买卖合同,也和一般动辄几十页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不同,有些只有简单的一两页纸,明摆着是不合规不正规的,但不少人贪图房价便宜,仍然会选择购买。

以上说到的两个例子,恰巧都发生在河南,但这可绝不是河南所独有的现象,在其他地方,耕地变房屋的现象也有很多。

比如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原为电白县),其下面的海茂村海头大垌的一片良田,之前被当地政府命名为——丰产试验垌,是名副其实的粮仓。但现如今,千亩良田变成了住宅高楼林立的建设用地

据群众反映,自2008年始,当地政府及房地产开发商将目光投向了这片良田,先以兴建医院、学校等公益项目为由,实施征地,并在征地过程中改变农田等类型,变为旱田、坡地、荒地等,仅以80元/平方米的价格从农民的手中征地。

征地后,再通过招拍挂出让的方式出让给地产开发商电白盛大投资有限公司开发房地产,从中获得巨额利润。

以上这些地方是把耕地变成商品房,然而还有些地方为了发展旅游业,政府带头侵占耕地挖湖造景、绿化造林,甚至把耕地变高尔夫球场和花海,以及各种巧立名目违法占用耕地

要说这当中最典型的例子,就不得不说陕西毁万亩耕地违建“人工湖”事件了。

十年前,在陕西省华阴市境内出现了一场全国罕见的大面积、大范围强行租地、毁坏青苗的恶劣事件,引起人们的强烈不满,更是在当地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华阴市为了建造人工湖,发展旅游业,市政府便以修筑秦岭支流应急分洪区为名,提出要将辖区内的部队农场、国营农场和十多个行政村、两万多农民范围内共计2.3万亩耕地建造分洪区(人工湖)。

该市规划建造的人工湖,计划投资617亿元,且该工程还计划将2.3万亩耕地挖深2.5米,再把所挖土方在湖中堆起一座大型假山。由此,这几万亩耕地将彻底改变其原有的面貌和用途,再也不能种植粮食了。

这12万亩耕地每年产粮2.4亿斤,可供几十万人吃一年。我国有限的土地资源怎能经得起如此折腾和糟蹋?

针对该市挖湖造景、占用耕地、破坏生态等一系列问题,中央和有关部门多次提出整改要求,最终部分项目被叫停,部分项目复耕蓄洪,此事才告一段落。

但近年来违法违规占用耕地绿化造林、建设景观公园等现象仍然屡禁不止。

比如2020年8月至2021年10月,河北省邯郸市水利局未经批准擅自占用磁县、曲周县、峰峰矿区3个县(区)槐树屯、固城村等75个村耕地4948.76亩(永久基本农田4415.74亩)建设滏阳河生态修复项目。地已建成景观公园及堤外侧绿化带,其中开挖水面占用耕地1143.98亩(永久基本农田1113.74亩)。

另外,在全国数百家高尔夫球场中,有不少都是违规用地球场,其中不少是以体育公园、休闲养生、旅游度假等各种名义兴建,属于典型的“批建不符”,最主要的是一些球场直接侵占耕地甚至基本农田。

近年来,有关部门多次对高尔夫球场用地问题进行查处。2014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联合通报的5起违法占地、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案件中,即涉及违法占地5779.74亩,其中基本农田及耕地2903.38亩。

这些企业将租用的土地改变成山坡、道路、护坡等不同形状,大量的农田被毁坏。更别提放眼全国,被毁坏的农田一共有多少了。

2

以上毁田建房、毁田造湖、毁田造林等一系列行为,无疑都是严重冲击耕地红线、危害国家粮食安全的违法违规行为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实行了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更是出台了耕地“非农化”“非粮化”等一系列新政策新举措,三令五申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来夯实国家粮食安全基础。

国家如此重视耕地保护,耕地非农非粮化的问题为何仍如此严峻

相信不用说大家也明白,一切离不开一个钱字,经济利益是直接的驱动力。

对很多农民来说,如果踏踏实实在地上种粮食,一年到头来不过万把块钱,但是如果在地上种点别的东西,效益可能会翻个几番。

又或者把土地流转出去,钱不少拿还不用干活儿,至于承包商会在地上干些什么,那农民就更管不了了。

比如在东部某村,村里的土质不好,甚至无法种植有机蔬菜,为带动村民致富,村领导带领村民把200多亩地流转给合作社,将原来种粮食的地改为种植专供绿化的草。

正常情况下,种草3个月就能卖一茬。以前种粮食、蔬菜时,村集体一年收入约8000元,种草之后,仅2021年前7个月,就已有13万元收入。村民能拿到每亩每年1130元的土地流转费,种草农民年底每亩地还有500元分红。

在西北某村,为了提高村民收入,该村流转了农民的宅基地和农田,建设了总占地面积2.56万亩的田园综合体,村民则上楼居住。土地流转费每亩每年近千元,农民如果当养护工,每天还有百元左右的报酬。

在一些地势平坦、交通便利、农业人才丰富且拥有较大销售市场的东部镇村,“良田变花海”的动力更足。东部某县花木种植面积达数十万亩,带动二三十万人就业增收。

比较典型的是有着“天府粮仓”之称的四川成都平原。2021年公布的第三次国土调查数据显示,与“二调”数据相比,成都平原耕地面积10年时间减少了40%。

为何?就比如说成都西郊吧,原本是一个典型的传统纯农业社区,是当地无公害水稻种植基地,但目前大部分土地流转用于花卉苗木种植,有的改种了桂花、蓝花楹等花木,还有的改为了草莓观光采摘园。

种粮食一亩利润只有几百元钱,但一亩鲜花或者一亩柑橘种植收益几千元,摆在农民面前的是一个很简单的数学问题。

在强大经济利益诱惑下,各个地方都是变着法儿地拿耕地挪作他用,以取得利益变现

比如有些地方的农田承包户将百余亩农田“开膛破肚”、挖成鱼塘或用于养蟹。

还有些地方,占用河滩地栽种景观树以致树冠罩住庄稼、树根吸收农田营养,庄稼减产减收。

还有些地方,政府直接带头违规挖田造湖造景,打造旅游区;亦或是把地直接卖给地产商盖楼建房,利润更是直接翻了成百上千倍,又岂是老老实实种地可以够得着的?

因此,对于农民和地方来说,都有较强的耕地“非粮化”冲动。

除了利益层面的驱动,法律界定不清、监管不严等,也是耕地非粮化的重要原因

有分管农业工作的干部表示,目前对一般耕地上种植中药材、鲜花等行为,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予以界定,因此现实中难以遏制。

但耕地长期种花种草,会给粮食安全带来隐患。比如为获取高收益,种花种草可能过度使用农药化肥,这会逐渐改变耕地耕作层的成分。土壤遭受破坏后,未来可能不再适合种粮。

更别提挖湖造景、建造房屋等操作,可能会永久破坏耕作层,对耕地的破坏是更为彻底、永久的。

3

那么有人可能会说,在耕地上种粮食本来就不赚钱,我们把耕地用到其他更赚钱的用途上,这样我们赚到了更多的钱,再去国际市场买粮食那不是更划算

这个想法只能说太天真了。用耕地换利润、最后引发粮食危机的血的教训,已经有太多了。

之前乌鸦专门写过也门全国嚼恰特草的事情,提到了因为恰特草价格不菲,其产值是小麦的8倍之多,且在也门相当有市场,所以也门人大量种植恰特草,土地上基本不种粮食。

因此也门大米基本上全部进口,小麦95%依赖进口,自己基本是不生产粮食的。

那也门靠种恰特草换高利润实现粮食自由了吗?

并没有。恰特草的种植,耗费了也门大量的耕地等农业资源,让自身成为了世界上粮食危机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现在也门3000万人口中,约有2000万人面临粮食供应短缺的问题,1620万人面临严重饥饿,有80%的人常年依赖国际援助。

一旦联合国粮食署给也门供不上粮了,或者国内爆发内战,数百上千万也门人就马上要面临忍饥挨饿的窘境。

俄罗斯和乌克兰这两大全球第三、第四粮食出口国爆发冲突以来,包括俄乌在内的主要粮食出口国纷纷对主要作物的出口进行了限制,导致国际粮价在十年新高的基础上快速飙涨,纷纷创出历史新高。

埃及、土耳其、孟加拉国和伊朗是最大的小麦进口国,本次由俄乌冲突所引发的粮价上涨中,这些国家受到的影响首当其冲。

俄乌冲突背景下,81个国家至少4700万人濒临饥荒,但在18亿亩耕地红线的粮食安全保护之下,吃饱穿暖的我国人民,显然离这种饥饿的恐慌有点遥远。

但是,一个必须引起重视的事实是,我国保饭碗的耕地数量目前正在逐年减少,优质耕地减少趋势也在持续

据统计,1957年至1996年,我国耕地年均净减少超过600万亩;1996年至2008年,年均净减少超过1000万亩;2009年至2019年,年均净减少超过1100万亩。

这一趋势反映在了人均耕地面积上,一调(第一次全国土地调查)为1.59亩、二调1.52亩、三调1.36亩。我国现有耕地19.18亿亩,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减少,10年后可能就会突破18亿亩红线。

更严峻的是,受制于生态保护的需要,耕地后备资源严重不足,现有部分耕地还要退出。

最新数据显示,现存25度以上坡耕地以及分布在河道、湖区高水位线下的耕地还有8000多万亩,属于不稳定利用耕地,需要逐步退出。

耕地问题同时也表现在质量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杨凌耕地保护与质量提升创新中心技术委员会主任唐华俊说,全国耕地由高到低依次划分为10个质量等级,平均等级仅为4.76等。其中,一等到三等耕地仅占31%,中低产田占比三分之二以上。

认识到目前我国耕地的具体情况,大家应该也就明白了,粮食危机虽然目前还没有波及到我国,但我们也决不能盲目乐观、高枕无忧

死守18亿亩耕地红线,是一个数十年来的老问题,也是眼前的新问题,“眼前利益”对红线的干扰始终存在。

唯有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为子孙后代守好饭碗田,在耕地问题上绝不能犯历史性错误,才能实现“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啊。


参考资料:

央视财经:央视重磅曝光:耕地里“长”别墅,地方基层土地主管部门竟当起房产销售?

极目新闻:官方回应“麦田里长出十层高楼”,解释了又没完全解释?

经济日报:耕地问题调查

华尔街见闻:国际粮价突破历史新高 谁在推动“粮食危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